第两百九十八章 冷家对峙

小说:美女局长的贴身高手 作者:恋家小子

我要书林吧小说,点击进入

    冷家,隐世界第一杀手家族,在隐世界向来享有超然的地位,几乎无人敢惹,就连血族和圣修这样庞大的族群也都对他礼敬三分,不敢轻易放肆。只因,在古老的岁月中有传言,他们暗杀成功过五阶不世出的强者,且还不止一次!

    杀手,向来是同阶无敌的代名词,若是谁被冷家盯上了的话,就只有自杀一条路。但幸好,冷家还是不敢犯众怒的,所以就有这么一个潜规则,一个暗杀任务冷家最多只可以出动三次杀手,且也只可以出动同阶。

    故而,隐世界才默许了杀手这个职业的存在,毕竟谁都有个需求不是。

    但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冷家的强大,即便强如血族和圣修,也不得不默许他们暗杀自己组织的成员!

    但是,这一切从两百年前就变了,在那个男人横空出世的刹那,冷家的统治地位遭到了质疑,江无虚用他绝对的实力告诉了世人什么叫做杀手,不是同阶无敌,而是越阶亦可称雄!

    冷家曾经对江无虚展开过追杀,脱离了那个限制,是不死不休的生死战。可是杀到最后却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突然寂静下来了,虽然表面上是不分胜负,但明眼人皆可看出,此战冷家败了,隐世界第一杀手家族甚至可以说是第一势力竟然败给了一个人!

    而那个人,在那时还只是四阶!

    今天,冷家的情势很紧张,大长老冷悬一脉和家主冷牧一脉聚在正堂对峙,双方眼神交错间有着无形的杀气弥漫。

    “家主,我儿冷岩以及我弟弟在上次任务中突然死亡,而仅存的只有你之一脉的冷情丫头,你是否要对这事做个说法?”冷悬双眼微眯,冷笑一声盯着冷牧。

    “我们这一行,向来讲究的都是生死天定,老祖宗早就说过,我们是双手沾满鲜血的罪人,迟早我们的鲜血也会沾染在别人的手上,这不能怪人。难道莫非,你想要违背祖训不成?”冷牧双眼一睁,怒视着冷悬,想要用大义来迫他退步。

    “哼,老祖宗的话我当然记得,我儿的死亡我也不会再追究,只不过……”冷悬冷笑了起来,看了一眼站在冷牧背后的冷情一眼,继续说道:“我儿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娶冷情丫头为妻,今天他死了,但他这个心愿,我这个当父亲的,一定要替他完成!”

    冷悬一喝,内劲外散,一股阴柔的气机随着轻风袭向对面的冷牧。冷牧冷哼一声,知道是冷悬对自己的挑衅,他右手一挥,挡掉了这道气劲,但本来红晕的脸颊却蓦地苍白了一下。

    不久前他和冷悬就打过一场,伤势至今没好!

    “冥婚,今天你答应就算了,若是不答应的话,就别怪我这个兄弟不讲情面了!”冷悬看见冷牧脸上那一闪即逝的苍白之后越发的得意起来。本来是他用计将冷情骗回来的,但却是被冷弦那个女疯子劫走,故而才一直拖延至今。但是现在,他也算是终于可以抚慰石岩的在天之灵了啊。

    而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为重要的是他要借着这个机会,一举定鼎自己在家族的地位,让所有人都看看,他冷悬,才是冷家最强的人!

    而只有这样,他才能去得到那些闭关老祖的认可,让他正式接手冷家!

    “冷悬,你不要太过分了,别忘了那个人是谁,要是惹起了他的怒火,你有那个本事担的下来吗?”这时,冷牧后面走出一个中年妇人说道,妇人样子清冷,眼角有着鱼尾皱纹,但却亦不难看出她年轻时候的风采,怕也是一绝美的佳人。

    此刻,她站出来,代替冷牧说话。

    “冷弦,你不要危言耸听了,我承认若真是那人的话我是没那个胆子惹,但是,江洋还只是个三阶小辈,或许能和他师父一样逆天,能逆斩四阶,但是你还真当我们冷家是好欺负的不成?一个江无虚就算了,现在又来个江洋,我看你们都是被江无虚吓怕了吧。”冷悬不屑,他心中冷笑,你们还不知道我背后站的是什么人吧,别说只是江洋了,就算是江无虚来了,都不敢这么放肆!

    “冷弦,我劝你把冷情交出来,我不想对你动手,别逼我。”他眼中闪过阴狠道,若不是因为冷弦的关系的话他早已经统一冷家了。

    “哼,你不是说不怕他么?怎么现在又不敢对我动手了?”冷弦讥讽。

    “呵呵,冷弦,你还真自己还是那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吗,一百多年前江无虚能弃你而去,一百多年后你还以为他会记得你吗?”冷悬有些玩味的看着冷弦说道,但话是如此,他还是不敢对冷弦出手啊,只因一百五十年前,江无虚的那一次疯狂——只不过是阴尸教教主的徒弟调戏了冷弦,就一怒差点灭了人家整个宗门啊!

    那时他说过,谁敢伤我弦儿,我必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一百多年过去,纵使是江无虚已经消失在世人眼里一百多年了,但他的余威却丝毫不散,至少即便冷悬背后有着那人的撑腰他也不敢伤她丝毫!

    “你闭嘴!”冷弦突然暴怒,江无虚是她的心伤,她不允许任何人提起!

    “嘿,敢做难道就不敢当吗?你的虚哥哥早已跟别的女人双宿双栖了,哪还记得你这个丑八怪。”冷悬再加点料,这时冷弦已经接近疯狂的程度,他突然眼中闪过寒光,对着旁边的两人打了个手势。

    那两人冲出,瞬间就制住了冷弦。

    “师父!”此时,站在冷弦身后一直都插不上话的冷情突然大叫起来。

    “放开我师父!”冷情望向冷悬,顶着四阶的强大压力咬牙怒瞪视他。

    “嘿嘿,冷情,只要你答应乖乖与我儿完成冥婚,我就放过你师父,甚至我还可以保证,从此以后再不和家主一脉争锋相对,让冷家回到以前那个平和融洽的时候。

    “冷情,不要相信他,他不敢对我做什么。”冷弦此时也终于清醒过来了,知道刚刚冷悬是故意激怒自己好让自己失去理智。她挣扎两下发现挣不脱之后冷眼望向冷悬:“我发誓,若你敢动小情一根毛发,我必和你不死不休!”

    悬眉头一皱,也不管她,直接对着冷情说道:“冷情,给你五分钟考虑时间,否则的话就不要怪我对家主一脉进行血洗了。”

    声音冰冷,同时也动用了某种音波秘术,直指冷情的心,让她脸色苍白喷出一口鲜血眼神涣散起来。

    “小情!”冷弦一声大吼,眼中出现了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温柔和哀痛,冷情是她的弟子,更是被她从小当做女儿一样看待啊!

    现在女儿受伤,她这个当妈的,能不痛么?!

    她一口心血逆喷而出,本来就为了家主一脉忧心忡忡,现在看到自己这么得意的弟子的惨象,顿时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愤懑,差点晕倒。

    而冷牧等人,在此时还能说什么呢?本来就实力不足,若是强行一战的话必定必死无疑。

    但即便如此,冷牧也没有为难冷情。他眼中泛着冷光,挡在冷情身前,用自己的行动表明了他不会舍弃她!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巨物腐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fs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