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母亲殷母素素

小说:娇娇倚天 作者:清茶淡饭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张无忌闲着无事,于是吩咐人把钱万三带上来。

    钱万三被宣上殿了。他糊里糊涂地大出血,拿出了一大笔钱为官府修城,又糊里糊涂地被丢到黑牢里去喂臭虫、吃霉饭,现在又糊里糊涂地上殿来面见明王,这是怎么回事?他埋怨该死的小舅子杨宪,也不来搭救他一把。

    穿着火红囚衣的钱万三颤着一身肥肉上殿来时,好多臣子和侍从们都忍不住笑。

    钱万三扑通一下跪在阶前连喊:“大王饶命,愚民知过,再也不敢胡来了。”

    说完溜一眼杨宪。

    张无忌环顾左右说:“这是谁干的?怎么把钱员外弄成这副样子了?这是我的功臣啊!”这话大出众人意料,钱万三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李善长把自己的袍子脱下来,胡惟庸从座位里急趋上前接在手上,适时地给钱万三披上。

    钱万三更是糊涂了,一时不知所措。

    杨宪提醒他:“还不快谢恩。”

    钱万三忙跪下去叩头:“谢殿下不杀之恩。”

    张无忌喊了声“赐座”,便有人搬了张矮脚凳放在阶下,钱万三更受宠若惊了,不敢坐。

    李善长说:“坐吧,殿下赐座,是你的荣幸啊。”

    张无忌说:“钱万三富甲天下,却又不是那种为富不仁的悭吝之徒。为了修金陵王城,他拿出了二百万两银子,功劳很大呀。”他把头掉向李善长:“怎么个褒奖法呀?”

    钱万三总算松了口气,一下子由罪囚又变成功臣了,这叫什么事!他真想冲张无忌脸上啐上一口,猫脸、狗脸都是你,在你跟前当差,不累死倒先得吓死。

    不过借他八个胆子也不敢把这话说出口。

    李善长道:“他不缺银子。在他家乡立个牌坊吧。”说罢又征询地看杨宪,张无忌问杨宪:“你看这样行吗?”

    杨宪说:“我和他是亲戚,我该回避。”

    “举贤不避亲嘛!写什么字呢?”张无忌同意立牌坊题匾了。

    杨宪道:“可否题上“为富而仁“?”他知道张无忌最恨“为富不仁”,也常挂在嘴上。

    张无忌说:“好,反其义而用之,新鲜。来,拿纸笔来。”

    侍从们很快端来笔砚。张无忌揎腕捋袖,写下了“为富而仁”四个大字。李善长站在一旁说:“这字有唐太宗遗风。”

    张无忌四下看看,说:“你可别恭维我,幸亏刘基不在,不然又得叫他奚落一回。”

    杨宪道:“他若仍敢像从前一样戏侮殿下,那可是大逆不道了。”

    张无忌显得很宽厚:“也不能那么说。当君王的,字不一定写得好嘛。都过来看看,这几个字到底写得如何?”

    众人陆续上前,有人说“笔走龙蛇”,有人称赞“龙飞凤舞”,其实人人都看见富字少了一横,大家相互看看,却无人点破。这情形早在张无忌眼中了。他又问:“没什么不妥吧?那就让他们去镌刻吧。”

    李善长欲言又止。

    侍从小心翼翼地抱着那张宣纸要走了,张无忌忽然夸张地叫道:“等等。”

    侍从停步。张无忌煞有介事地又去端详自己的字:“我怎么看着有哪儿不顺眼呢?

    有没有笔误啊?”他的目光扫过臣子们一张张表情各异的脸。

    没有人出声,汪广洋干脆避开张无忌目光。

    张无忌作戏地拍了一下脑门,说:“啊,原来笔下有误,富字的宝盖底下少了一横!”连忙抓起笔来添上。

    张无忌不无埋怨地冲李善长等人说:“幸亏我自己发现了,少一笔,岂不是出丑吗?”

    李善长道:“殿下,微臣刚才倒是看出来了。但书法家为了显示个性,是可以添减笔画的。听起来有理有据,毫无讨好之嫌。”

    杨宪的补充更妙,他说道:“殿下,当年武则天皇帝自己还造了个字呢,上面是日月,底下一个空字,是日月当空的意思,所以无所谓。”

    汪广洋说:“我以为殿下是故意少写一笔,谁会相信殿下在众目睽睽下写出个错字来?”

    众人都笑了,张无忌也笑。

    张无忌少写一笔,却是他最得意的一笔,这一笔可以测人心,鉴定忠与不忠、驯服不驯服,他不想玩赵高指鹿为马的伎俩,却依然对自己驾驭人心的力量充满信心。

    张无忌忽然突发奇想地说:“钱万三,你不是有个愿望,想流芳千古吗?”

    已经不再害怕的钱万三又紧张起来,连说:“不敢,不敢。”

    张无忌说:“这有什么,城门的匾我题得,别人也题得。这样吧,东安门、西安门,你选一个题写,好让天下百姓臣民,凡入金陵者,都知道有一个钱万三。”

    此言既出,举座皆惊,众臣不禁面面相觑。

    李善长委婉地劝阻道:“一定要他题,可以在他的家乡城门题写,那已经是很荣耀的事情了。”

    没等张无忌表态,早已变乖的钱万三连忙说:“行,我可不敢给王城的城门题,那天我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张无忌替他铺好了纸,又把蘸饱了墨的大提斗递到他手中,执意破这个例,“题吧,东大西小,你就题东安门吧。”

    诚惶诚恐的钱万三又激动又害怕,手筛糠般乱抖,墨汁洒了一地。张无忌在一旁笑吟吟地鼓励。

    钱万三憋住一口气,真的写下东安门三个大字,又在底下落了款:钱万三奉旨书。

    放下笔后,一脸大汗。张无忌说:“字如其人,胖乎乎的,有一种富得流油的味道。”

    众官大笑。

    李善长说:“钱先生并不傻,还知道落上奉旨的款儿。”众人又笑。

    张无忌一笑而过,道:“来人,把钱万三的字刻在东门之上!”

    “殿下英明,千岁千岁千千岁!!”众臣子对于张无忌的转变大感好奇,前些天对钱万三还要喊打喊杀的张无忌,怎么一下子又把钱万三给放了呢?

    这其中的奥秘,刘伯温心里最清楚,这一切都要得益于马秀英的功劳,因此在刘伯温心中,这个马秀英正是一个母仪天下的人物,在张无忌众多妃子当中,堪称最有作为的一个人女人了!!她虽然不是原配,不是最聪明和武功最高的那一个,但是却最有可能成为国母的女人!!这一点,他刘伯温什么不用卜卦,都能算得出马秀英日后的地位。

    自从殷素素给自己生下小孩之后,张无忌很久没有来看自己的“母亲”了,没想到来月华宫,这里聚集了一大帮人,都是已经生育的王妃,在这里带着小孩一起众乐乐,卫雨筠、朱九真、武青婴、班淑娴是最先生下小孩的,而杨不悔、梁锦轩、殷素素、胡青羊、王难姑、叶芷姗、青书、青秋、韩姬、赵灵珠、丁敏君、陈金凤、刘丽君、凌雪是紧跟其后生下小孩的,不过唯一让张无忌感到遗憾的是,这么多王妃,居然都是无一例外都是生下公主,没有一个生下王子的!!

    看来生王子的任务只能寄托在现在已经怀孕的辉月使、郭宁莲、马秀英、贝锦仪、薛冰、史红石、杨苕华、娄玉贞、陶玉芝、阇达兰、小龙女、黄蓉、郭襄、苏坦妹、周芷若、赵敏等人的身上。而目前入住紫禁城当中,没有生过为张无忌生过小孩,又尚未怀孕的只有黛绮丝、小昭、沈星瑜、欧阳琴、若兰。

    张无忌看着满屋的爱妃和自己的小公主,没有一个是王子,心想是不是自己穿越的时候,基因发生了突变,所以这辈子只能生女儿不能生儿子了?这让张无忌的确是感受到无法理解。

    众爱妃见张无忌来到,一个个上前招呼,还抱着小孩一起来,众女显然还是很关心张无忌的感受,张无忌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了。看到众女对自己的关爱,张无忌心中也是十分感激,与大家说笑着,晚餐的气氛也活跃了起来。

    晚餐之后,众女都告辞了,因为大家都知道张无忌既然前来月华宫,自然是要跟“母亲”殷素素度春宵的,所以大家都很识趣的主动离开。唯有跟殷素素非常要好的侄女殷离和韩姬被殷素素挽留下来一起陪张无忌。

    殷素素羞红着脸在张无忌耳边轻声道:“小色鬼,今天你要是想跟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共度良宵是做不成了。不过你也不要失望,今天姐姐我把殷离和韩姬、叶芷姗留下,我们四个一起满足你好啦。”这种提议当然让张无忌无法拒绝。

    殷素素陪张无忌好好泡了一个鸳鸯澡之后,张无忌神清气爽的回到房间,只见殷素素带着殷离和韩姬走了进来,却没见殷素素的好姐妹叶芷姗。她们进来的时候,张无忌顿时感觉眼前一亮。

    殷离和韩姬穿着一模一样的睡衣,而且两人的容貌又是十分的相近,看上去就像是一对孪生姐妹。俩人都有着有着一头垂到腰际的波浪状美丽秀发,鹅蛋脸,柳叶般细长眉,像着两把小扇子,又长又密的漂亮睫毛,小巧的鼻子,鲜红的樱桃小口,如雪般的白皙嫩肤,身上穿着一套肩带低胸薄纱的全套式及膝宽裙白色睡衣。雪白的半透明睡衣无法遮掩住她们那胸前的饱满酥胸,纤纤细腰,圆挺丰臀,修长玉腿,还有那位於顶端的两点嫣红及的诱人黑色。

    而殷素素的身上穿着一套月白色的绸质宽大丝袍,样式与两女类似,同样都是肩带低胸连身及膝的睡袍,娇小玲珑的身段有着比两个女儿更丰满的身材,浑身散发出无比诱人的成熟风情与艳火。看着三女半透明的睡衣里面玲珑剔透、半隐半现的娇躯,看到她们的双乳随着她们的动作而上下弹跳,张无忌有些眼花缭乱,只觉口乾舌燥,一股热气由升起。

    殷素素像是知道张无忌的心事似的,笑着说道:“明王,你一定奇怪叶芷姗为什么没有来吧?”看着张无忌点点头,她羞笑着说道:“这丫头运气不好,这几天身子不太干净,所以今天没法陪你啦。”原来叶芷姗的例假来了。

    “素素姐,为什么今天突然想到要和韩姬她们一起陪我呢?你本来有机会独享的哦?”张无忌笑着问道。

    “因为我知道自己一个人满足对付不了你?智能多找两个帮手咯。”殷素素叹了一声,将张无忌的头抱到了她饱满的双峰间。几乎与此同时,韩姬和殷离这两个平时很闹的小妮子,也不声不响地从背后抱住了张无忌,将逐渐丰满起来的娇躯贴在张无忌的背上。

    张无忌搂着殷素素,柔声说道:“素素姐、韩姬、殷离,谢谢你们的关心,我今晚一会好好的疼爱你们的!”

    “自然怀孕生小孩这么久,人家还是第一次跟无忌哥哥你亲热呢!”这是殷离的声音,经过生小孩之后,殷离的身材逐渐变得丰满起来,而她的心智也逐渐变得成熟起来。

    “这是我的不对,以后我不会了!”说着张无忌看了三人一眼,笑着说道:“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吧?”

    “小色鬼。”殷素素羞笑着骂了一句,然后三人心有灵犀似的,联手将张无忌剥了个精光,然后将张无忌推倒在床上。正在张无忌满腹狐疑,猜想她们是不是今天要玩什么花样的时候,殷素素羞笑着说道:“无忌,不管你现在是不是没事了,今晚就让我们三个好好服侍你一回。殷离、韩姬,你们到床上去。”

    这样的好事张无忌当然不会有什么异议,殷离和韩姬嘻嘻一笑,跨上了床,蹲坐在张无忌的身边。由张无忌躺下的角度,向左右两侧一偏,就正好可以清楚的透过了殷离和韩姬身上的薄纱睡衣,瞧见了那若隐若现、隐藏在两腿之间,黑色绒毛般下那白里透红、丰腴中显的幼嫩的。

    俩人相视一笑,同时的伸出她们白嫩的小手,在张无忌浑厚的结实胸膛抚摸着,摸得张无忌一阵的欲火上升。然后她们又将目标移到了张无忌已经蠢蠢欲动的玉杵,在她们的小手抚弄下,玉杵逐渐的变长变粗起来。俩人像是早有默契似的,殷离站了起来,分开腿跨站到张无忌的身上。这小妮子也真是的,居然连自己的睡裙也不脱,她只是是将自己及膝的半透明薄纱裙给拉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半遮半露比全部暴露要更具诱惑力。在殷离拉起纱裙的时候,张无忌不由的觉得眼前一亮。殷离在将裙子拉到腰际之后,由张无忌的角度立即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两腿之间,高突的耻丘上长了细细的,两片紧紧闭合的丰嫩透红的,散发出淡淡的珍珠色泽,微微湿润的玉液慢慢的从中间的处,慢慢的渗了出来,原来她早已经不自觉的动情了。

    看到殷离慢慢蹲下,直到张无忌那根一柱擎天的粗大玉杵前端透红的,紧紧的抵在她的的中央处,然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坐下来。看着自己的慢慢的挤开了殷离的幼嫩,随着殷离屈腿坐下的动作,慢慢的被她的给吞进去了,张无忌感觉到自己的玉杵进入了一个张无忌十分熟悉的温软湿润的地方,这让张无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跟以前都是由张无忌采取主动时的感觉不太一样,有种异样的快感,令张无忌觉得十分的新鲜。

    看着自己的大宝贝虽缓慢,但是稳定的一吋吋的进入殷离的中时,张无忌感觉到殷离的仍如般紧密,没想到生完小孩之后,殷离居然恢复如此好!张无忌想她是难以一口气容纳张无忌这粗长的的。果然在殷离用她的纳进宝贝将近一半的长度后,她不由得停了下来,然后只听到韩姬关心的声音道:“殷离,你怎么了?”

    殷离皱着眉头,轻声的呻吟道:“不行了,无忌哥哥的宝贝实在太长了,我没办法一下子让这跟宝贝完全的插进里。”

    一旁羞笑着观战的殷素素笑骂道:“再大也没有你生的小孩大吧!我们女人那东西就是能大能小,放心好了,坏不了的。”说着她看了一旁有些春心荡漾的韩姬,羞笑着骂道:“你这么快就受不了了!”

    韩姬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人家看得很难受嘛,痒了起来,怪不舒服的。”

    殷离笑着说道:“原来是这样呀,不然换你来好了。”

    张无忌笑着说道:“你们姐妹别让来让去了,韩姬过来,让本王给你舔一舔吧。”

    韩姬羞红着脸忸怩道:“明王……不要吧……很脏的……”

    “本王的韩姬可是浑身都香喷喷的,哪里会脏了。”张无忌笑着伸手将韩姬拉了过来,让她跨腿站到自己的头上,由裙下往上看去,张无忌正好瞧见韩姬的,还有那几乎比殷离还要茂密的。望着她蹲下来,长长的薄纱长裙将张无忌的整个头全都罩住了,这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韩姬才蹲下来,就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喔……明王……你舔地臣妾……好舒服……喔……舌头……进来了……唉呀……明王……咬臣妾的……喔……不要吸……好棒……明王好棒……唉唷……好……太好了……好美……喔……”

    听到韩姬一坐下来的忍不住的打个抖,呻吟起来,殷离也受不了的开始就着张无忌的玉杵,开始在自己的里起来。每一次的,都尝试的让张无忌的宝贝更深入她的内一点,然后也忍不住的跟她的韩姬一样轻声的呻吟出来:“喔……明王……的宝贝……插的好深……唉唷……喔……哇……好爽……宝贝……在……里会动……好舒服……真美……唉唷……好美……好热……了……好棒的宝贝……太爽了……青春要……用力……用力……给臣妾……喔……”

    不知不觉间,殷离竟然将张无忌纳根粗大无比的宝贝给完全的插进了她自己的中,然后疯狂的起来,还夹带着不停的声。张无忌当然也没有闲着,一边用张无忌的舌头在韩姬的上画圆圈或是将舌尖侵入她中挑逗,一边张无忌将宝贝狠狠的往上顶着,配合着殷离的顶挺。同时张无忌的手也没有闲着,魔手伸进了她们的低胸襟口内,握住她们的,用力的搓揉着。在场的四人只有一个闲人,那就是还没有加入战斗的殷素素,她满脸通红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姐妹在张无忌的身上浪声呻吟,忍不住也夹紧了自己的双腿。

    前所未有的快感已经完全的掳获了殷离和韩姬这俩人全部的身心,让她们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沉浸在欢爱的快感中无法自拔。当殷离连续的了三百多下后,终於获得了,留恋的让张无忌粗大的宝贝在她还犹自震动不停的中稍微温存一下,然后这才依依不舍的起身,向韩姬说道:“韩姬,换你了。”

    韩姬一听,立即的移身往张无忌的宝贝处,对准自己的,用力的坐了下来,一口气将张无忌的宝贝纳进中大半。一旁的殷离看的心惊胆跳的,急忙叫道:“韩姬,小心一点。”不过她是多虑了,韩姬早已被张无

    忌给舔的意乱情迷,内的玉液像是溪流般的留了出来,一听到轮到她之后,马上便色急的要将张无忌的宝贝给插进自己早已经痒的受不了的中,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妇呃。

    当殷离还在为她担心之际,韩姬已经轻哼一声的,开始耸动起来,而且也呻吟出声:“唉唷……唉唷……明王……臣妾的好满……插进里了……好深……好爽……好舒服……用力……明王……再用力……好棒……了……喔……被了……吧……要被宝贝涨破了……好舒服……用力……干……干……太美了……好舒服……喔……唉唷……了……深……深……好深……喔……唉唷……”

    听着韩姬的呻吟声,殷离那刚刚满足过的也不由的也又再度的痒起来,看看张无忌的脸,殷离也忍不住的学韩姬刚刚那样,两腿横跪在张无忌的两侧,对准张无忌的脸慢慢的坐下去。才觉得两腿之间那敏感的所在感觉到张无忌温热的呼吸时,她立即就感觉到两片温热的东西紧贴在她的上,然后一条又湿又热的东西悄悄的钻进了她的中间的中,侵入了她的内,慢慢的转动挑拈,而且那两片温热的东西也传来了一阵的吸力,让她尝到刚刚韩姬所感觉到到滋味,她也忍不住的开始呻吟起来。

    迷乱中,殷离感觉到好像少了什么?一看到张无忌的双手,她媚然一笑,拉起张无忌的双手,不假思索的就要往自己的胸前按去。而这时已经将张无忌的宝贝完全的插进自己的里的韩姬,一看到殷离的动作,也忙说道:“殷离,我也要。”说着她从媚笑不止的殷离手中拉过了张无忌的右手,由裙底伸到她自己的胸前,让张无忌的手贴在她自己的上。而殷离看到韩姬的动作也起而效法,同样的让张无忌的左手放在她自己的胸前。这一切看在殷素素眼里,不禁暗自摇头,自己的也酥痒起来,不过她毕竟是长辈,不会跟自己的侄女争男人的,所以她现在只能苦苦等待两个女儿满足之后,才会轮到她。母爱的天性在这一刻发挥得淋漓尽致,即便是在自身已经春心荡漾、酥痒难耐的时候,她也没有忘记她是一个母亲。

    张无忌当然不会客气了,一边狠狠的将自己的大宝贝往上顶,深深的插进韩姬的处,撞击着她的,一边则恣意的品尝殷离的,搓揉着她们的,真是难以想象的享受。不知道过了多久,姊妹俩终於累了,衣衫不整的分别躺在张无忌的两边,小手依旧是紧紧的抓着张无忌的宝贝,还舍不得放手。看看分躺在张无忌的两边,两手两脚几乎完全的缠在张无忌身上的姊妹俩,张无忌边享受两女小手的抚慰,边扭头看了一眼这屋中的第四个人——殷素素。张无忌看到殷素素满脸通红,欲焰高炽的样子,不由笑骂道:“韩姬、殷离,你们两个小妮子倒是爽了,就不管素素姐姐啦?”

    姐妹俩这才想起还有一个旁观者,二人连忙从张无忌身边爬了起来,同时对殷素素说道:“素素姐,对不起,我们都把你给忘了,你一定忍得很辛苦吧,接下来无忌哥哥就是姐姐你的了。”

    “傻丫头,我不会怪你们的。”在自己两个姐妹的注视之下,殷素素还有些忸怩放不开,磨磨蹭蹭地不好意思过来。韩姬是个急性子,娇声催道:“姐姐,你快点咯,你又不是没跟明王好过,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嘛?”

    “真是个不害羞的小妮子,我算是怕了你了。”殷素素满脸羞红,慢慢的沿着张无忌的双腿爬上床,然后伏在张无忌的下胯处,一手撑着床,一手握住了张无忌那让她的小手无法合拢的粗大宝贝,开始慢慢的起来。张无忌几乎想要呻吟出来,很明显的,自己“母亲”的技巧比殷离、韩姬两个要好上很多,带给张无忌无穷的快感。这是当然的了,毕竟她已经是生过两个孩子的妇人了,而张无忌的目标是让她准备生第三个!

    半晌之后,殷素素在殷离和韩姬及张无忌的注视之下,放开了张无忌那被她给得更大、更吓人的宝贝,坐在张无忌的大腿上,拉起了她自己的睡衣下摆,在腰际挽个结,稍微固定住,而张无忌早已被她的裙下风光给吸引住了。那高凸饱满的耻丘上,长满了浓密的,细细长长的,令人忍不住的想摸它一把。

    耻丘下,浓密的并未能遮掩到那高凸饱满的粉嫩,白白嫩嫩的,像两个丰腴的弯月,将中间那紧密的咬合在一起。细细的处,正不断的甚出散发透明珍珠色泽的玉液,像极了一个已经熟透了的香甜水蜜桃,更叫人想要狠狠的咬上一大口。

    殷素素跪立着移到张无忌的宝贝处,握住张无忌的大宝贝,将对准自己的,先是轻轻的在上的两片处轻轻的磨了几下,享受一下那宛如触电般的酥麻快感,然后再慢慢的往下坐。粗大的慢慢的分开了她丰腴的,进入了她的中。殷素素真可称得上是一个天生的尤物,窄紧如不说,而且柔软多汁,让张无忌恨不得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个饱。

    而随着大宝贝不断的深入,殷素素全身开始泛起了兴奋的颤抖,当她将宝贝三分之二的长度纳进了之后,殷素素不由的一颤,兴奋的颤呼道:“啊哟……插……插到了……好宝贝……真长……喔……喔喔……顶……顶进人家的了……啊哟……好爽……”阵阵软滑的娇啼呻吟声,由殷素素红润的小嘴中逸了出来,听的张无忌差点忍不住的就爬起来,抱着她就这么狠狠的用跨下的大宝贝个几千下。

    终于,就在张无忌感觉到大宝贝顶到了一团的软肉时,也正好是殷素素将张无忌的宝贝,完全的纳进自己的中的时候,整根尽根而入了。殷素素羞笑着对殷离和韩姬说道:“好大的宝贝,我的也差点被无忌的宝贝给插破了,到现在小肚里还真是很涨,不过真的好舒服。”

    听到自己的殷素素这样说,殷离、韩姬嫣然媚笑一声,异口同声道:“姐姐,你说得很对,无忌哥哥的大宝贝插进时真的是很舒服。”这时候殷素素已经顾不得说话了,张无忌看到她先深吸一口气,然后一阵的收缩,张无忌立即感觉到内的肌肉开始有节奏的变化蠕动收缩。

    没过多久,殷素素吐出了一口大气,忽然开始激烈的上下耸动,边动边激烈的高声叫着:“啊……无忌……我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好棒的大宝贝……喔……好热……插的我好爽……啊哟……不行了……哎唷……哇哇……好爽……插……姐姐了……快……快……用力……好爽…………被了……太美了……啊……我受不了了……明王……再来……我要忍……忍不住了……哎唷……哎唷……怎么……怎么会……这……么舒服……好爽……真的是好爽……太棒了……不行……不行……不行了……我忍不住了……要……要死了……哎唷……喔……喔喔……哎……啊……死了……真的死了……爽死了……”

    目瞪口呆的殷离、韩姬俩看着张无忌的“母亲”在儿子身上尽情而疯狂的耸动着,极度兴奋的声不绝於耳,猛上猛下的“噗滋”、“噗滋”的声,及“啪”、“啪”、“啪”的臀肉撞击张无忌的的声音,不停的由殷素素的身下传来。看到这样子,害的她们也觉得刚刚好像已经满足的现在有又痒了起来,忍不住的把手伸进自己的裙下,捂住自己又开始流出湿滑玉液的。

    而张无忌原本是让这殷素素的弄得宝贝很舒服,但是当她撑不住的开始激烈的耸动时,却又给张无忌另外的一种新的感受。随着她的耸动,似乎会配合着在她的大起大落之际,不停的或收缩或是蠕动,或是做出各种的动作来,每一次都不尽相同。让张无忌不自觉的在她耸动之际,也配合的往上顶着,增加快感。

    终於,殷素素再也忍不住那阵阵激烈快感的侵袭,高昂的尖叫几声,内忽然的一阵强烈的收缩及震动,一股股滚烫的随着强烈到让张无忌以为自己的宝贝会被压成两截的收缩涌了出来。阵阵的强烈快感终於让张无忌在也忍不住的大宝贝连续的颤抖,每一次的抖动,随之一股股滚烫的也随之注入了殷素素的中,冲击着她的。

    被这滚烫的一射,处传来的快感叫殷素素又感觉到一阵阵的快感,让她不由自主的连颤,兴奋的又达到了第二次的连续。到了这个时候,张无忌忍不住要采取主动了,张无忌起身抱住了殷素素,转身将她柔软动人的艳媚胴体压到身子底下,狠狠的吻住了她红艳欲滴的小嘴,恣意的品尝她的甜美。

    张无忌的热吻一直吻到殷素素回过神来,先是本能的回应,然后热烈的迎合,在到激烈的纠缠,直吻到她快喘不过气来,张无忌才依依不舍的结束这场宛如世纪般漫长的热吻,离开殷素素那已经被他吻红的小嘴。

    张无忌抱着殷素素坐了起来,笑着说道:“素素姐,你们身上所穿的睡衣虽然很好看,但是在这时候却也显的很碍眼。”说着张无忌动手替殷素素解下那套月牙白的睡衣,露出她美丽的胴体。与此同时,韩姬和殷离也相视一笑,将自己身上的睡衣给脱掉了。

    张无忌同时搂着三个艳光四射的美丽诱人的胴体,三女也似乎意犹未尽,不管是坐在张无忌怀中、里还插的张无忌的宝贝的殷素素,还是自己将她们艳媚的娇躯紧贴着张无忌的身体的韩姬和殷离,全都用她们的小手在张无忌的身上不停的摸索着。张无忌被这母女三人一阵乱摸之下,心中的欲火不由的又升了上来。霎时,三人的娇喘呻吟声立即的又响了起来,旑旎的风光再度的充盈着间房间。

    “无忌哥哥……啊……离儿爽死了……啊……好哥哥…………啊……好深…………好舒服……啊……”在张无忌的狂抽下,殷离不住地摇摆着她蝶首,肆无忌惮地着:“哦……无忌哥哥…………你真棒……妹妹了……唔……喔……啊啊……好哥哥……嗯……喔……你顶的美啊……好哥哥……哎呀……哎呀……又顶到了……啊啊……”殷离不断地疯狂摆动自己的臀部呼应着,一阵又一阵的玉液不停地从满溢出来。

    “……无忌哥哥……离儿不行了……丢了…………唔……被干翻了……喔……啊……”张无忌深深地将完全顶入,让不断紧缩的能够包覆整根宝贝,享受狂喷的快感。不久便感到精门松动的迹象,张无忌也不多恋战,再度狂抽猛送了几次之后,将大股的泄入殷离的体内,然后抽出玉杵,转移战场到了韩姬的身上。

    “明王……别再逗臣妾了……快点进来吧……”韩姬见张无忌离开了殷离的身体,立即迫不及待的娇声向张无忌求欢。张无忌看她已经欲火焚身,于是立即压上了她的玉体,猛一用力,大往她紧窄的里一钻,只听得她叫着道:“呀……哎……哎唷……明王……好爽啊……喔……喔……”

    张无忌开始缓慢地着,每一次都干到韩姬的心里,而她每一次接受张无忌的,玉体也都发出一阵抽搐,使她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只见她紧咬着樱唇,娇靥一副非常美妙舒畅的表情,不停地媚道:“……喔……明王……臣妾……臣妾受不……了……哎唷……舒……舒服……透了……呀……臣妾……快要丢……丢了……你……呀……喔……插得……臣妾……真爽……嗯……哎……哎唷……臣妾……臣妾忍……不住了……呀……喔……喔……”

    紧窄的把张无忌的大整根包裹得紧密密的纹风不透,使张无忌越插越爽快,速度也越来越急促。只见韩姬这时也快速地着她的,抬得更高,两条细长的小腿紧紧夹着张无忌的,娇躯一阵阵浪抖,胸前的激烈地上下抖着。

    张无忌突然猛力地插了进去,直捣她的,韩姬瞬时尖叫了一声,涨痛的滋味,震得她娇躯猛颤,神情紧张,肌肉浪抖着,紧窄的内嫩烫的一阵收缩,又一阵张开,大有种更加紧密的被吸吮感觉,让张无忌感到无上的快意。

    紧接着韩姬摇起白嫩的小,像车轮般地旋个不停,张无忌看到她扭腰摆臀、满面春意的娇媚模样,乐得挺着大,握紧了她胸前那对雪白的,下边狂抽地直捣着她的。大又是一阵式的着,插得她浪的情态完全显现,欲火更加猛烈,两只手臂搂紧着张无忌的背部,媚地狂抛着嫩臀,迎向张无忌最后的,浪哼地叫道:“哎呀……明王……你的……大……真……真大啊……臣妾的…………吃不消了……啊……哎唷……明王……你又……干到……臣妾的……心……里了……喔……喔……让韩姬……麻……痒死……了……啊……喔……喔……”

    经过一段时间的奋战,张无忌在一轮猛烈的之后,白浊的灌满了韩姬的,她的已经一片狼藉,乳白色的混合着玉液粘满了她的整个,慢慢地从韩姬的流了出来。张无忌躺在床上休息片刻后,转头望着殷素素的雪白,欲念再次激起。

    张无忌一边伸手握住了殷素素的,同时用两个小指头夹着她的搓揉,慢慢地上一对微红的小已经硬硬的凸起;乳汁不断流出来,张无忌自然不会浪费,狠狠的吸允着,喝了一个饱!同时另一边的手已经摸到了殷素素的双腿间,在她最柔软、温润的揉搓着,不断地揉着,搞得殷素素的双腿微微地用力夹着张无忌的手。随着张无忌两个手指在插进插出,不一下那里的玉液就流出了。

    “啊……唔……无忌……好痒……”在张无忌的挑逗之下,殷素素渐渐地感到兴奋起来,忍不住向张无忌求欢起来:“无忌……快……姐姐受不了……”

    看到殷素素在哀求自己,张无忌才满足的把她的身体翻过来,顿时雪白的就翘翘的挺在了张无忌的面前,从腿缝中隐约可以看到她的。张无忌用力将殷素素的扳开,握住自己的在两片肥大的上磨了几下,等到上粘满了玉液后,往殷素素的口里一塞,“噗滋”一声全根没入。

    “啊……喔……无忌……好爽……用力…………”殷素素的大往后不停地顶耸着,配合后面埋头苦干的张无忌。张无忌一边把手伸到殷素素的胸前猛抓两个肥乳,一边扶着狂抽。殷素素浪声不绝于耳:“哎哟……无忌……好相公……你插到姐姐……的里了……啊……大弟弟……你插得……姐姐……好舒服啊……”

    不久殷素素得上粘满了玉液,两片紫红的反卷在口外。张无忌被眼前成熟艳妇的给深深迷住了,更加卖力地,殷素素见到张无忌满头大汗,就让张无忌躺在床上,由她在上面。殷素素坐在张无忌的身上,马上分开,把张无忌的对准玉液直流的口塞了进去,“咕滋”、“”一坐,自己上下再次起落起来,狠狠地套着张无忌的,两个大也跟乱摇乱摆,乳汁浪花一样飞溅,一副媚至极的样子。

    张无忌躺在床上享受着殷素素的,右手正用力捏着那对大,捏得都变形;左手抱着她的大,狠狠地往上顶。殷素素媚笑着起落,口中还呻吟不绝:“哎呀啊……无忌……你的真大……姐姐太爽了……”声“”、“”、“噗滋”、“噗滋”在房间里响个不停,殷素素已经完全不管殷离和韩姬在看着自己这回事,完全沉浸在男女的当中。

    在张无忌巨大的下,殷素素觉得无比的充实舒服,阵阵的快感透过俩人的处传来,她已沉沦在无边的欲海中。由于过度的激情,导致两人的动作异常火爆,的凑合迅速而频繁,的剧烈摩擦带来了强烈的刺激,殷素素不住地呻吟吼叫起来,和着的碰撞摩擦声,一时间声四起:“啊……无忌……好舒服……用力快……用力干姐姐……喔……太爽了……好弟弟……姐姐给你了……”

    张无忌的插得又快又狠,次次都把殷素素的里面,口中也忍不住赞叹道:“啊……素素姐姐……你的好紧啊……把我的快夹断了……”原来是殷素素暗用阴力收缩着肌肉,把张无忌的紧紧地夹住,只要张无忌的一插进,她就收紧口吮吸着,好一会儿才让张无忌把。真不愧是成熟的妇人,这可不是殷离或者韩姬这样的小姑娘能够做得来的。

    在殷素素的呻吟声的刺激之下,张无忌挺着大疯狂地,殷素素半瞇着眼,享受着眼前所带来的快感,配合着张无忌的动作,抬起,狂乱地快速摆动,嘴里浪的喊着:“啊……好弟弟……快……干我……无忌……姐姐爽死了…………好爽……啊……”

    张无忌伏在殷素素的身上,气喘吁吁地耸动,在里进进出出的着。而殷素素微张着嘴,半闭着眼娇喘着,丰满的直摇,嘴里不停地着:“嗯嗯……无忌……好弟弟……姐姐……好爽……用力……啊……太舒服了……”

    狂抽了近一刻钟,忽然殷素素浑身一阵颤抖,里急促收缩,一阵滚热的狂泄而出,同时娇喘连连的说:“……无忌……好美……唔……姐姐要……姐姐要上天了…………丢……精……了……真……舒……服……泄了……啊……”一股股浓浓的从里喷出,夹着还泄出了许多精水来。张无忌只觉有股酥麻的感觉传向自己的,张无忌知道自己将要射出,又奋力地冲刺了几下,然后将大顶着殷素素的,全身一哆嗦,一股又浓又厚的射入了殷素素的深处,结束了这场疯狂的攻歼战。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巨物腐书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fs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